首页 > 股票资讯 正文

突破20元底价,光通信行业陷入“肉搏” 渔船价格

时间:2021-03-10 15:49:08作者:佚名

“好日子已经过去了!”在谈到目前国内光纤光缆市场时,一家光纤龙头企业的内部人士李强(化名)哀叹《中国商报》记者。

日前,中国移动公布了2020-2021年通用光缆集合成功候选人名单,昌飞光纤(601869)等14家厂商入选。SH),福通鑫茂(000836。SZ)和恒通光电(600487。SH)中标。在对新5G基础设施需求的推动下,中国移动此次购买了约374.58万微微长公里(相当于1.192亿芯公里)的普通光缆产品,同比增长13%。但根据最终的投标价格,光纤的最低价在19元/公里左右(含税)。

这是继2019年中国移动集合价格跌至30元/公里后,光纤集合价格第二次下跌超过30%。如果把时钟拨回到2018年,中国移动集中开采的价格还是在60元/公里。短短两年,市场经历了悬崖般的下跌,也引起了业内和业外的哗然。

“现在的报价其实低于成本价,公司肯定会亏本。”李强告诉记者,不仅是普通光缆,还有特殊光缆。中国移动同时发布的2020-2021年特种光缆产品征集公告显示,特种光缆和光纤价格将见底至18元/公里。

面对严峻的形势,很多光通信行业的人告诉记者,中国移动的集中挖掘目前在国内占有率最高,最能反映市场情况。近两年中标价格持续下跌,也在一定程度上预示着光纤光缆行业的“寒冬”已经到来。

“中标的企业流血,未中标的企业流泪”

早在今年中国移动集中采购公告发布的时候,国内一家光缆制造企业的负责人王军(化名)就预感到,这将是一场激烈的“价格战”。

“在招标规则中,没有要求招标公司承诺以不低于成本价的价格投标。”王军告诉记者,从2019年开始,这种往年的“套路”要求从中国移动的竞价规则中“消失”,也成为厂商在竞价中恶性竞争的导火索。

同时,记者咨询了中国移动采购招标网,发现根据《中国移动普通光缆产品集中采购公告》2020~2021年,本次招标最高投标限价为82.15亿元(不含税总价),与2019年为331.2万皮公里采购量设定的最高投标限价相比,为101.5亿元(不含税总价)。

另外,据记者了解,这一套的价格是50%。从最终的中标名单来看,价格已经成为获得份额的重要因素。这也使得招标过程如王军所预见。“大家都在暗中较劲。”王军说,由于这个“其他厂商敢做,我们也敢做;在其他厂商敢赔钱的心态驱使下,我们也敢赔钱,行业龙头报价低,大部分厂商只能随大流。

最终公布了招标结果,最终敲定了14家厂商的入围方案。然而,去年又创下了最低价的纪录。“中标的公司流了血,没中标的公司流了泪。”面对这个结果,王军充满了无奈和愤慨。

萧瑟之前的“黄金时期”

光纤通信技术广泛应用于现代通信网络,例如,本地电话干线和宽带接入。虽然存在导致该报价过低的“价格战”,但王军也向记者承认,价格较低的主要原因在于产能过剩。

这已经成为业界的共识。中国通信网总编辑周告诉记者,光纤光缆行业本质上是一个制造业,供求关系决定其市场价格。光纤光缆市场需求在2016-2018年达到高峰,之后进入下降趋势。

据周介绍,2015年以来,随着“互联网+”、“宽带中国”和“”等政策的推动,国内光纤光缆行业的需求一直处于井喷状态。一方面,在运营商市场,中国移动在2013年底获得固网宽带牌照后,大力发展固网宽带业务,赶超中国电信,迅速成为中国最大的光纤光缆采购商。

数据显示,2015年至2017年,国内光纤光缆总需求从1.5亿芯公里增加到2.69亿芯公里,仅2016年增速就达到45%。这一巨大的采购量也促进了光纤和光缆市场需求的急剧增加。

另一方面,作为光纤光缆的主要需求方之一,4G基站的建设也在2016年开始。根据工业和信息化部发布的《2016-2018年重大信息基础设施项目三年行动计划》,2016-2018年全国新增4G基站200万个,为光纤光缆提供了国内主要市场。

在此期间,为了支持国内企业在光纤预制棒等产业链核心环节拥有更强的话语权,中国还在光纤预制棒和光缆领域实施了反倾销政策保护。巨大需求和反倾销政策的双重作用导致了光纤光缆领域的供应短缺,其价格一直在上涨。记者了解到,光纤价格从2015年的51.5元涨到2017年底的68元,光缆价格也从2015年的100元涨到2017年底的130元。

在这种背景下,“扩大生产”成为一种流行趋势。据周回忆,当时几乎所有的光缆企业都在扩大产能,很多新的厂商进入,使得国内的光缆企业快速成长。截至2018年,在全球十大光纤光缆制造商中,国内昌飞、恒通、烽火、中天、富通占据5席。

然而,随着中国4G和FTTH的覆盖在2018年基本完成,运营商对光纤和电缆的需求开始迅速放缓,但产业链中的“生产扩张”却无法停止。随着大量生产线的落地,大量扩大的产能在2019年被集中积累为“库存”,成为光纤光缆集合价格“减半”的催化剂。

“宽带建设高潮已经过去,5G承载网建设基本完成。”Strategy Analytics无线运营商战略高级分析师杨光认为,这两大功能导致了“产能过剩”,直接导致近两年光纤和光缆市场价格暴跌。

“目前,整个国内光缆生产能力已经基本能够满足全世界人民的需求。”王军说。2019年,中国光纤光缆整体产能已超过5亿芯公里,接近2018年全球光纤光缆市场的消费量。相比之下,中信证券研究报告预测,2020年中国运营商对光纤和光缆的需求仅为1.65亿芯公里左右。

受供需失衡影响,头牌厂商已经感受到了极大的“凉意”。2019年财报显示,除了作为综合通信设备制造商的烽火,位列国内四大光通信制造商的昌飞、恒通、中天、富通均出现净亏损,其中昌飞和恒通均出现近50%的同比净利润亏损。

短期动荡不可避免

“经过这波行情,国内光缆厂商要么没有订单赔钱,要么有订单赔钱,都在自然淘汰的路上。”王军告诉记者,在低价的大潮下,企业无论如何都在赔钱。据他说,一些成功的投标人甚至向材料厂寻求支持,一些人要求相对较大的降价,将损失扩大到上游供应链。

许多分析师认为,光纤光缆的市场前景短期内并不乐观。

“还没有好转的迹象。”杨光认为,随着网络建设向无线方面倾斜,供需失衡的影响将进一步发酵和持续。与此同时,杨光认为,由于SASAC近年来对运营商业绩施加的评估压力,运营商将被迫加大削减支出的力度,因此光纤和光缆的价格和利润率可能会继续走低。

周认为,行业预期的新5G基础设施带来的拉动效应可能有限。“目前5G网络建设只在前传部分使用了一点点光纤产品。”周还指出,光纤产品的生命周期约为20年,而中国大规模部署光网络宽带的时间最多只有10年,因此短期内不需要升级。

此外,随着“寒冬”的到来,行业格局将明显迎来洗牌期。对此,独立电信分析师傅亮认为,光纤光缆产品数量多,利润薄,谁的生产力规模大,业务能力更好,将是决定企业能否生存的关键。周认为,多元化的盈利能力也会分散企业的风险。据悉,目前大部分头光缆企业都参与了非光纤业务的运营。

“总体而言,大型企业更有可能生存下来。”杨光说,只有在市场被淘汰,规模和产能达到动态平衡后,光纤和光缆的价格才能上升到正常水平。

“但中小企业也有策略。我不干,市场不好,大公司很难赚钱。所以,小企业必须生存。活在2020年,是希望,是成功。”王军说。


以上就是突破20元底价,光通信行业陷入“肉搏”渔船价格的全部内容了,喜欢我们网站的可以继续关注东梁股票网其他的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