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股票资讯 正文

「哪家证券公司佣金低」易纲:中国的货币政策有很大的调控空间

时间:2021-05-03 20:45:01作者:佚名

3月20日,中国人民银行行长易纲出席中国发展论坛圆桌会议。会上,易纲就货币政策操作空间和推动绿色金融发展发表了最新看法。

易纲强调,中国货币政策调控空间很大。中国的货币政策一直保持在正常范围内,工具手段充足,利率适中。我们需要珍惜和利用正常的货币政策空间,保持政策的连续性、稳定性和可持续性。

中国的货币政策

在正常范围内

自爆发以来,与发达国家主要央行的量化宽松政策相比,中国货币政策的放松更加克制和谨慎。目前,广义货币(M2)的同比增长率约为10%,与名义GDP增长率基本匹配。10年期国债收益率约为3.2%,公开市场7天期逆回购利率为2.2%。2020年,居民消费价格指数(CPI)将同比增长2.5%。易纲认为,这些数字表明,中国的货币政策处于正常范围,有提供流动性和适当利率水平的空间。

近年来,中国货币政策的一个显著特征是增加结构性货币政策的应用,以实现特定经济领域的精确滴灌。易纲还表示,货币政策要兼顾总量和结构,加强对重点领域和薄弱环节的定向支持。货币政策在保持合理充裕流动性的基础上,可以对国民经济的重点领域、薄弱环节和社会事业起到一定程度的定向支撑。

易纲还表示,货币政策需要为深化金融改革开放创造合适的环境。总的来说,当前要实行稳健的货币政策,支持稳定的企业确保就业,继续努力防范和化解重大金融风险,进一步深化金融改革开放。

警惕外部金融风险

自金融危机以来,主要国家央行的职能有了一定程度的扩展,不仅着眼于货币政策,而且从宏观审慎的角度考虑金融体系的安全性,以及中国。易纲表示,货币政策需要在支持经济增长和防范风险之间取得平衡。我国宏观杠杆率基本稳定,为经济实体提供了正向激励,抑制了金融风险的滋生和积累。

值得注意的是,央行今年的年度工作会议明确提出,要严格防范和控制外部金融风险。在周末举行的中国发展论坛上,许多学者和金融机构高管警告称,发达国家放松政策调整会产生溢出效应,特别是新兴市场经济体的资本外流压力。

新任中国人民银行货币政策委员会委员、中国国际经济交流中心副主席王一鸣在中国发展论坛上表示,美元是世界上最重要的储备货币,美联储的零利率(0~0.25%)和无限宽松政策加剧了全球流动性过剩。短期资本大规模流入新兴市场,推高本币汇率。如果美国经济反弹超过预期,美联储收紧货币政策,可能导致新兴市场资本大规模外流,资产价格大幅下跌,金融市场动荡。

工行董事长陈四清在中国发展论坛上表示,全球经济复苏不稳定,潜在的金融风险不容忽视。非常规政策具有长期的潜在影响。全球近40个国家和地区的央行采取零利率或负利率政策,扭曲了传统的资源配置和投资估值,增加了市场波动和信用违约概率。金融风险相关性高的问题更加突出,金融风险沿着网络链迅速扩散,增加了市场共振的可能性。

“金融机构应树立整体国家安全理念,统筹发展和安全,加强风险管理能力建设,建立强大的风险管理体系,应对各种溢出风险。加强宏观经济政策研究和预判,不断完善金融机构公司治理体系和综合风险管理体系,提高数字风险控制水平。”陈思青说。

拟议中的中国银行行长刘进也在中国发展论坛上表示,应特别关注发达经济体的货币政策调整对中国金融体系的影响。国际金融市场调整的风险仍在增加。目前,一些国家长期国债收益率上升,商品价格大幅上涨,股市处于高位,金融市场的非理性繁荣在于金融体系与实体经济的偏差。

最近,巴西、土耳其和俄罗斯央行加息幅度超过预期。许多人认为,今年以来,随着市场通胀预期的提高,美国债券收益率大幅上升,新兴市场经济体资本外流压力再次凸显,一些国家面临被动加息的风险。

从五个方面促进绿色金融的发展

中国提出了2030年碳峰值,2060年碳中和的目标。近年来,中国绿色金融发展取得积极成果。2020年底,我国国内外货币绿色贷款余额约12万亿元(约2万亿美元),存量规模居世界第一;绿色债券存量约8000亿元(约1200亿美元),居世界第二位,在支持绿色低碳转型方面发挥了积极作用。

易纲认为,在碳中和的约束下,有两个任务尤为紧迫:一是实现碳中和需要巨额投资,需要引导金融体系以市场化方式提供所需的投融资支持。碳峰化和碳中和的资金需求估计很多,规模水平为1000亿人民币。如此巨大的资金需求,政府资金只能覆盖一小部分,缺口要靠市场资金来弥补。因此,有必要建立和完善绿色金融政策体系,引导和鼓励金融体系以市场化方式支持绿色投融资活动。

第二,气候变化会影响金融稳定和货币政策,需要及时评估和应对。国际研究普遍认为,气候变化可能导致极端天气和其他事件增加,经济损失增加;同时,绿色转型可能会降低高碳排放资产的价值,影响企业和金融机构的资产质量。一方面,这会增加金融机构的信用风险、市场风险和流动性风险,进而影响整个金融体系的稳定。另一方面,它可能会影响货币政策的空间和传导渠道,扰乱经济增长率、生产率等变量,使货币政策立场的评估更加复杂。这是维护金融稳定和实施货币政策的新任务。

围绕上述两项要求,易纲透露,中国人民银行已将绿色金融确定为今年和“十四五”期间的重点工作。

具体来说,我们将围绕以下几个方面推进绿色金融的发展:一是完善绿色金融标准体系。绿色金融标准是识别绿色经济活动、引导资金准确投资绿色项目的基础。易纲透露,央行正在与欧方合作,推动绿色分类标准的国际趋同,争取在今年内推出一套通用分类标准。我们还将在G20下讨论这个问题。

第二,加强信息报告和披露。目前,银行间市场的绿色金融债券要求每季度披露募集资金的使用情况,而金融机构需要提交绿色信贷资金的使用和投资情况。下一步,央行将在现有试点项目的基础上,逐步推进强制性信息披露制度的建立,覆盖各类金融机构和融资实体,统一披露标准。

第三,气候变化因素应充分纳入政策框架。关于金融稳定,我们正在研究金融机构压力测试中对气候变化因素的系统考虑。在货币政策方面,我们正在研究通过优惠利率、绿色专项再融资等支持工具,鼓励金融机构为碳减排提供金融支持。在外汇储备投资方面,我们将继续增加绿色债券配置,控制高碳资产投资,并将气候风险因素纳入投资风险管理框架。

第四,鼓励金融机构积极应对气候挑战。央行已指示试点金融机构测算项目碳排放,评估项目的气候和环境风险;该行绿色信贷每季度评估一次,金融机构在发展绿色信贷和绿色债券方面的业绩正在研究和评估中。

第五,深化国际合作。今年,担任G20轮值主席国的意大利重启了该研究小组,由中国人民银行和美国财政部担任共同主席。我们将加强与意大利、美国等二十国集团成员的协调,讨论制定促进可持续金融的总体路线图,推动各方就信息报告和披露、绿色分类标准等国际协调中需要加强的关键问题进行讨论。我们将继续帮助发展中国家加强绿色金融能力建设,提高支持自身绿色转型和应对气候变化的能力。

主基金加仓列表实时更新,在APP >中免费观看;>。

(文章来源:证券时报)


以上就是哪家证券公司佣金低易纲:中国的货币政策有很大的调控空间的全部内容了,喜欢我们网站的可以继续关注东梁股票网其他的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