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股票资讯 正文

「110029」跨国制药公司寻求变革:业务合并与战略调整

时间:2021-04-17 13:53:10作者:佚名

“从最早的以产品为导向,发展到后来提供疾病诊断和治疗解决方案,现在构建‘以患者为中心’的全程管理平台和创新的医疗生态系统。”最近,阿斯利康中国心血管和糖尿病代谢业务负责人朱彤在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采访时表示,阿斯利康正在不断调整战略,发展成为一家基于平台的制药公司。

据《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报道,除阿斯利康外,辉瑞、赛诺菲和诺华制药都在进行相关的业务调整。比如6月8日,辉瑞普强宣布调整大中华区组织架构,将中国业务团队拆分为三个部门。

目前,第三批全国批量采购即将启动,各地也在做药品和耗材的批量采购,对整个医药行业影响很大。北京医疗管理咨询中心主任石立晨在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采访时表示,跨国制药公司经历了一个从最初的观望到后来的积极参与,再到开始调整业务和战略适应的过程。

从观战到参战

“4+7”带量采购之初,跨国制药公司参与不多。在首批“4+7”试点地区,有13家跨国制药公司参与,但只有阿斯利康和百时美施贵宝入围。

石立晨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解释说,由于内部机制和程序的原因,一些跨国制药公司在国家开始实施批量采购试点时,对中国的政策和决策反应缓慢,而其他公司则处于观望状态,因此它们在试点过程中并不活跃。

在看到以量代购是大势所趋后,一些不成功的原药研究企业开始主动降价。在第二批有数量的采购中,跨国制药公司更加活跃。这个收藏涉及糖尿病、高血压、抗肿瘤、罕见病等多个领域的产品。共有122家企业参与投标,其中外资企业24家。据医药行业资深人士张梓兰博士统计,本轮有100个品种中标,5家跨国制药公司。

事实上,带量采购对跨国制药公司的影响已经显现。例如,4月底,赛诺菲发布了2020年第一季度财务报告,指出在中国市场,由于氯吡格雷、厄贝沙坦/厄贝沙坦氢氯噻嗪等专利期后产品大幅降价,赛诺菲中国第一季度整体营收为6.8亿欧元,下降14.4个百分点。

其中第一季度氯吡格雷收入1.18亿欧元,厄贝沙坦/厄贝沙坦氢氯噻嗪收入6800万欧元,分别下降53.5%和32.7%。此外,由于赛诺菲的格列美脲没有参与第二轮采购报价,在国内其他几家厂商的冲击下,该品种第一季度在中国的营收仅为3300万欧元,同比下降13.2%。

海通国际制药首席分析师于文鑫指出,中国已成为全球第二大医药市场,其对中国市场的贡献在2019年拜耳全球区域市场排名第一;阿斯利康中国的收入接近50亿美元,贡献了全球近21%的业绩。跨国制药公司会逐渐学习和适应中国的游戏规则,在中国的战略、自主性和价格策略会更加灵活。

“在现阶段,跨国公司在专利期内的原创研究药物销售额占89%。立即把所有产品线都变成创新药物是不现实的。因此,带成熟药物参与新一轮采购仍将是跨国制药公司的现阶段。专注工作。”于文馨认为。

安永在《中国医药改革背景下跨国制药公司的战略应对》研究报告中指出,目前,中国市场整体专利药物的80%以上甚至更高,跨国制药公司专利药物的销量基本达到80%。对于以仿制药为主体的跨国制药公司来说,专利药的比例更高,甚至达到90%以上。

跨国制药公司寻求变革

“有量采购是好事。国家战略是向创新药物投入资金。这是一件让更多患者受益、能促进产业升级的事情。”朱彤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这也是大势所趋,企业应该根据政策适当调整经营方向。

安永大中华区医药行业合伙人吴小英表示,R&D创新转型、成熟医药资产剥离、营销模式转型、从“以产品为中心”向“以患者为中心”的转变,几乎是所有跨国医药公司都在提出的转型理念。

目前,许多跨国制药公司在数量采购等政策的影响下,正在积极调整业务和战略。

此前,3月25日,诺华制药中国也决定整合基础疾病科。具体来说,从4月1日开始,诺华代谢与移植事业部的移植团队将成为一个独立的移植事业部,专注于移植领域的业务开发和后续新产品的推出,由现任高血压与高血脂事业部负责人汪峰负责。高血压高脂血症科的县级队调到心血管科。相关人员组织结构调整方案已经公布。

阿斯利康也进行了业务调整。从4月1日起,阿斯利康将心血管和糖尿病两大治疗领域正式合并到心血管和糖尿病代谢业务部,现任心血管业务部负责人朱彤担任新整合业务部负责人。

赛诺菲还在今年5月宣布,将实行全球事业部的全面责任制,也就是说,中国的架构将与全球架构保持一致,其在中国的业务将按照全球业务三大核心单元:特效药、仿制药和疫苗的模式进行重组,并任命相应的负责人。

6月8日,辉瑞普强发布公告,宣布大中华组织架构调整的中国业务团队分为医院销售业务、零售业务、创新互联网医疗服务业务三个部门,业务领导直接向普强中国总裁汇报。

“阿斯利康的两个业务是整合的,因为心血管疾病和代谢疾病之间有很多关联,比如糖尿病药物安达棠,可能被批准用于心力衰竭的适应症,甚至肾脏病的适应症。心血管和代谢业务整合是1+1大于2的合作,两个团队在一起会有更好的协同作用。阿斯利康中国拥有5000多个心血管和代谢业务团队,是目前中国该领域最强大的团队之一。”朱彤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朱彤表示,虽然阿斯利康也受到了数量采购的影响,但它已经扩大了团队,这实际上是其营销模式的迭代升级。

“过去我们用药物延缓疾病的发展,甚至逆转疾病,从而帮助患者。但其实人看病,首先要活,然后活得长,活得好。要达到这个目的,光靠吃药是解决不了的,需要早期诊断,依靠药物干预,依靠康复,做到非常好的随访。这是一个完整的系统。”朱彤说,制药公司还应该为患者提供一整套服务解决方案。

“客观来说,如果企业仅仅依靠一两个拳头产品,那么政策对业务的影响可能会比较大。”朱彤表示,阿斯利康正在转型为一家基于平台的制药公司。

事实上,阿斯利康已经在测试升级为“平台型”企业的可能性。2019年1月,阿斯利康成为首家涉足中成药领域的跨国制药公司。同年3月,与绿野药业签署战略合作备忘录,正式宣布在中国境外市场建立中成药血脂康胶囊的战略合作意向。据了解,自双方合作以来,血脂康已惠及约400万患者,销量较合作前增长约40%。

朱彤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解释说:“血脂康做了八年的临床研究,最终证明它是一种符合循证医学的现代中药,疗效明确,副作用小。我们认为是良药,是合作的基础。只要未来对人民好,不管中医西医,我们都会合作。”


以上就是110029跨国制药公司寻求变革:业务合并与战略调整的全部内容了,喜欢我们网站的可以继续关注东梁股票网其他的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