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股票资讯 正文

「163302」盛松成:各种情况表明,目前中国的货币政策不应该收紧

时间:2021-04-15 00:14:14作者:佚名

宋晟成为中国首席经济学家论坛研究所所长和中国人民银行顾问

全国人大召开之际,由50人组成的中国财富管理论坛今天召开专题研讨会,邀请专家学者对2021年的经济形势、发展目标和宏观政策方向进行分析预测。中国人民银行原参事、调控司司长盛松成出席会议并讲话。

盛松成认为,中国当前经济面临的主要任务是恢复和稳定经济增长,防范系统性金融风险。至少直到今年上半年,收紧货币政策都是不合适的:第一,与发达国家相比,去年中国的货币政策积极应对疫情。泛滥过程中;二是中国经济复苏基础还不扎实,收紧货币政策不利于稳健增长和风险防范;第三,从目前的物价、资产价格等经济指标来看,中国经济还远远不符合收紧货币政策的条件。

他还指出,2021年GDP增速将在很大程度上取决于消费的复苏。原因是去年最终消费支出对GDP增长的贡献率为-22%,为历史最低。同期,资本形成总额和净出口对国内生产总值增长的贡献率分别为94.1%和28%,均创历史新高。

同时,鉴于近期美国10年期国债收益率快速上升。他认为,美国债券收益率上升的根本原因是美国债券发行过多,供大于求。具体来说,美联储为了配合财政部降低收益率(尤其是长期利率)而不断购买美国国债,收益率的上升与美联储的政策意图相悖,甚至可能导致美联储购买的越多,美国国债收益率越高的情况。

盛松成还指出,人民币汇率中长期处于升值趋势,但也要防止升值过快。我们赞成在中国进行长期资本投资,但我们需要防止短期内大量投机资金流入中国,这将推高资产价格,赚取利差和汇率差异的双重利益,扰乱中国货币政策的独立实施。

此外,他认为,美国在科技和金融领域与中国脱钩越来越明显,中国可以进一步促进资本账户的双向开放,避免“卡脖子”中资企业。在谈到房地产问题时,他指出,通过货币政策调节房价无异于从树上捞鱼。

以下是发言记录。

去年12月中旬召开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指出,2021年,宏观经济政策要持续、稳定、可持续。我们要继续实施积极的财政政策和稳健的货币政策,保持对经济复苏的必要支持。政策操作要更精准有效,不要急转弯,政策要及时有效。这是今年中国宏观政策的主要方向。所谓“时间效率”,就是时间、力量、效果。中国人民银行行长易纲1月26日也表示,货币政策将继续平衡支持经济复苏和规避风险,确保所采取的政策一致、稳定、一致,不会过早放弃支持政策。可见“稳健”货币政策的基调不会变。

早在去年12月2日,我就在今天的头条发表了“六个月内没有必要收紧货币政策,让子弹飞得更久一点”的文章,然后在1月6日的《经济参考报》头版发表了“短期内收紧货币政策的理由很少”。上述文章都指出,目前收紧货币政策的条件还远远没有达到,而我国稳健的货币政策是灵活适度的,不妨“让子弹多飞一会儿”,至少要到2021年上半年才应该收紧货币政策。

首先,M2 2021年10%左右的增长率不高

2020年初,为应对新冠肺炎疫情的影响,中国人民银行采取了一系列措施,包括积极引导利率下行趋势、降低存款准备金率、运用再融资再贴现政策、创新直接面向实体经济的货币政策工具等。,共涉及9万亿元的资金供应,有力支撑了实体经济的复苏。

中央经济工作会议提出“货币供应量和社会融资规模的增长率应与名义经济增长率基本匹配”。从下图可以看出,今年1月,M2广义货币供应量、人民币贷款和社会融资规模股分别增长9.4%、12.7%和13.0%,分别比去年12月低0.7、0.1和0.3个百分点。2020年,中国GDP实际增长2.3%,名义增长3%。目前,M2的广义货币供应量和社会融资规模的存量远高于中国GDP的增长率,但这是应对疫情的特殊需要,货币政策具有滞后效应,一般来说,滞后时间约为3-6个月。今年中国GDP增速将大幅提升。根据各种预测,今年中国GDP增速将超过8%。那么10%左右的广义货币增长率就不高了,和经济增长率基本匹配。

此外,我预测今年社会融资增速下降速度将快于人民币贷款增速,增长差距将缩小。因为社会融资规模包括政府债券,今年会有所减少。

DR007和R007从去年2月到5月持续波动下降,5月开始波动上升,基本回到疫情前水平,说明货币政策已经恢复正常。所谓DR007的官方中文名称是存款类金融机构质押式7天回购利率,主要是和银行打交道,所以是金融市场利率。这个利率是一个指标性、方向性的利率,受到整个金融市场的高度关注。R007是指整个市场机构的加权平均回购利率,包括银行间市场所有质押式回购交易。最近利率波动很大,说明市场对货币政策的走向不是很清楚。

目前,全球各大央行都实施了大规模的货币宽松政策。不到一年,美联储的资产负债表从3.8万亿美元扩大到7.3万亿美元,几乎翻了一番。但中国央行资产负债表基本稳定,在38万亿左右。目前,美国等西方主要国家仍将保持极其宽松的财政货币政策。近日,美联储主席鲍威尔表示,美联储将继续以每月1200亿美元的速度购买债券,并将利率保持在0-0.25%的低水平。与此同时,众议院通过了拜登的1.9万亿美元财政刺激计划。M2 1月份在美国的同比增速高达25.9%,而M2在中国的增速仅比往年高2个百分点左右。与发达国家相比,中国的货币政策并没有泛滥,但也不应该进一步收紧。

2。目前收紧货币政策不利于稳定增长和风险防范

中国经济复苏基础还不扎实。下图显示了投资、消费和净出口对GDP增长的贡献率,通常被称为推动GDP增长的“三驾马车”。去年,资本形成总额对GDP增长的贡献率达到历史最高水平,达到94.1%;最终消费支出贡献率为-22%,为历史最低点;净出口贡献率达到28%,是中国加入世贸组织以来最高的。

资本形成和投资是有区别的,但方向是一样的。虽然去年对GDP的贡献率很高,但这只是表明它在GDP增长中所占的比例相对较高,其绝对增长仍低于预期。固定资产投资同比增长2.9%。12月份基础设施投资同比零增长;11月和12月制造业投资保持两位数增长,但累计年增长率仍为负;房地产投资同比增长7.0%,低于往年。所以,导致高贡献率的不是高投资增长率,而是消费恢复缓慢。即使在2009年,消费的贡献率也高达57.55%,但去年的贡献率为负,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同比增长-3.9%。今年的GDP增长将在很大程度上取决于消费的复苏。

在国内外有很大的传播。目前,中国10年期国债收益率已达到3.3%左右,而美国国债收益率约为1.4%。国债市场收益率是金融市场的重要利率,已成为投资者判断市场走势的风向标。近期,美国10年期国债收益率迅速上市,中美利差收窄,但仍居高不下。在我看来,美国债券收益率上升的根本原因是美国债券发行过多,供大于求。美联储持续购买美国国债的目的是为了配合财政部降低收益率(尤其是长期利率),而收益率的上升违背了美联储的政策意图,甚至可能导致美联储购买的越多,美国国债收益率越高的情况。我称之为财政赤字货币化的“特里芬悖论”。

目前,我们应该防止人民币升值过快。目前人民币兑美元汇率已经超过6.5,半年内升值幅度高达7%。央行采取了一系列政策抑制人民币过度升值。这些包括:从去年10月12日起,远期售汇业务外汇风险准备金率由20%下调至0;从10月27日起,反周期因素“淡出使用”;12月11日,金融机构跨境融资宏观审慎调整参数由1.25下调至1;今年1月5日,境内企业境外贷款宏观审慎调整系数由0.3上调至0.5。降低外汇风险准备金率,降低长期购汇成本;跨境融资系数降低,降低金融机构借入外债上限;当海外贷款系数增加时,企业向海外子公司贷款的上限也会增加。

中长期来看,人民币汇率处于升值趋势。主要有几个原因:第一,如上所述,中外利差较大,将继续推动资本进入中国。第二,经过这次疫情,中国的国际地位有所提高。随着金融的进一步开放和全球贸易投资的急剧收缩,国际资本正在“用脚投票”,进入中国的“避风港”。第三,随着中国工业化的升级和服务贸易逆差的逐步改善,中国出口商品的技术含量和价格将继续增加,人民币将相应升值。此外,出口商品利润率的上升也将使企业对人民币升值更加宽容。

在中外利差大、人民币升值的背景下,资本加速流入中国的趋势正在形成。截至去年12月底,境外机构和个人持有的人民币债券和股票规模分别达到3.34万亿和3.41万亿,同比分别增长47.4%和62.1%,明显快于往年。债券市场是外资流入中国的重要渠道。2020年,外资净增加国内债券1861亿美元。据估计,今年国内债券市场仍将有1800多亿美元的外资流入。我们赞成在中国进行长期资本投资,但我们需要防止短期内大量投机资金流入中国,这将推高资产价格,赚取利差和汇率差异的双重利益,扰乱中国货币政策的独立实施。

目前,我们面临的国内外形势发生了重大变化,应该更加注重双向开放,而不仅仅是“引进来”。特别是要提升中国对外直接投资的规模和质量,鼓励中资企业“走出去”,投资先进技术、资源和能源。去年8月10日,我在《中国证券报》上发表了《盛松诚:推动资本账户双向开放,迎接更好的机遇》;8月20日,《促进资本账户双向开放,避免实体经济脱钩》一文在CBN发表。得益于率先控制疫情蔓延,中国成为去年全球唯一实现正增长的主要经济体。进一步推动资本账户双向开放,虽然会有资本流出,但内外利差决定了资本流出的规模会非常有限;同时也可以抵消国外主要国家洪水灌溉的“溢出效应”,有利于调控和平衡中短期资本流动,降低国内未来政策成本,进一步缓解人民币过度升值。

此外,美国在科技和金融领域与中国脱钩也日益明显。中国资本账户双向开放可以避免中资企业两头“卡脖子”。与中国在世界上的经济地位相比,货币地位显然不匹配。美元在全球支付结算渠道SWIFT的份额高达45%,而人民币不到2%。当前,我们应该“提前规划”,稳步推进人民币国际化应该成为我国的一项重要国家战略。因此,有必要促进人民币的自由兑换和资本账户的双向开放。

财政政策潜力有限,货币政策应得到适当协调和支持。为应对疫情,中国实施了减税、减费,提高了政府赤字率,发行了专项抗疫国债和专项地方政府债券。去年,国家一般公共财政收入同比下降3.9%,公共财政支出同比增长2.8%,财政收支增速继续倒挂。最近,一些地方国有企业出现债券违约,这是由自身经营状况直接造成的。但从更深层次来看,由于地方政府的资金约束,企业再融资难度更大,借新还旧的老路很难继续走下去。目前,有关部门和专家都强调风险防范,但收紧货币政策不利于防范和化解风险。理论界几乎公认的典型案例是,20世纪20年代末30年代初全球经济危机的主要原因之一是,美国政府不仅在危机初期没有实施宽松政策,反而收紧了货币政策;2008年国际金融危机后,美国经济迅速复苏,这与美联储宽松的货币政策密不可分。当微观主体面临债务风险时,收紧宏观政策可能成为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风险的解决方案只能对症下药,一次一个企业,但不能操之过急,否则风险可能扩散。

第三,目前收紧货币政策的条件远未满足

央行的货币政策起着反周期的调节作用,所以收紧货币政策往往是基于对过热的预期,主要表现为价格的快速上涨趋势,或者是资产价格的快速上涨和明显的泡沫。

自去年3月以来,不包括食品和能源在内的核心CPI持续下降。今年1月,核心CPI增速仅为-0.3%,增速较去年12月下降0.7个百分点;CPI同比增速为-0.3%(12月为0.2%)。

就资产价格而言,房地产价格总体稳定。今年1月,70个大中城市新建商品房价格指数为3.7%,增速为近22个月来最低,从最高点11.4%下降了7.7个百分点。中国的房价控制政策取得了显著成效。去年,世界前50名城市的座位大幅减少。根据胡润研究院公布的2020年全球房价指数,中国的房价调控政策取得了显著成效。去年,mainland China只有7个城市进入全球房价涨幅前50名,比去年减少了20个。依靠货币政策控制房价。

简而言之,中国当前经济面临的主要任务是恢复和稳定经济增长,防范系统性金融风险,至少在今年上半年之前不宜收紧货币政策。人民币汇率处于升值趋势,要防止短期投机资金大量流入中国。同时,利率应保持稳定或稳步下降,目前收紧货币政策不利于防范和化解债务风险。


以上就是163302盛松成:各种情况表明,目前中国的货币政策不应该收紧的全部内容了,喜欢我们网站的可以继续关注东梁股票网其他的资讯!